现在位置: 首页 -> 音乐治疗 -> 子午流注音乐理论 >> 正文 网站模板
 
广告位

现代乐疗原理 详细内容

现代乐疗原理

来源:音乐疗法 作者:范欣生 时间:2010-9-19   
关键字:现代乐疗原理

现代乐疗原理

 

为了更好地了解掌握音乐养生疗疾的基本特点,便于应用,现将音乐对人体生理、心理的作用作一简要的介绍。

听觉生理

听觉感受器

人类可以感受到微如落叶的细声,也可以感到雷鸣般的轰响,其中频率变化可达到1000倍,强度相差有几百万倍。人的这个听觉功能是由耳朵和神经系统共同完成的。

在解剖学上耳分为外耳、中耳和内耳。

外耳包括耳廓及外耳道。外耳起着集音的作用,它的终点是鼓膜。动物的外耳能够任意竖起来,这是因为它们的外耳受肌肉控制,把声音集中到外耳道,而人类,耳廓的运动功能已经基本退化,不过耳廓对判定声音的方向仍发挥着作用。外耳道是一圆形封闭管腔,按物理学原则此种管腔对波长比它长4倍的声波产生共振作用,外耳道的主要功能是传音作用。

中耳包括鼓室、鼓窦、乳突及咽鼓管。鼓室借咽鼓管与鼻咽部相通,鼓室外壁为鼓膜。鼓室上壁名鼓室盖,鼓室后壁的后上方为乳突窦(鼓窦),乳突气房相通。鼓室内侧壁即内耳外壁,其中部稍膨出名鼓岬,其后上方为前庭窗(卵圆窗),是镫骨底板附着处。鼓岬后下方为蜗窗,由蜗窗膜封闭着,两窗相通内含外淋巴。鼓室内有3个小听骨,槌骨、砧骨和镫骨。鼓膜所接受的声波经镫骨底板传至内耳,声波可加强20倍。3个小听骨借韧带与肌肉和骨室壁相连。鼓室的肌肉有鼓膜张肌和镫骨肌,此二肌收缩均有使鼓膜内收的作用,以缓和低音调对耳的刺激。中耳的功能主要是克服声波从空气介质到液体介质传导的阻抗。

    内耳又名迷路,为听觉及平衡觉的主要器官。内耳包括前庭、耳蜗及半规管三部,各部外层为骨迷路,内层为膜迷路。骨迷路与膜迷路之间充以外淋巴,膜迷路内充以内淋巴,两者互不相通。骨迷路指前庭、耳蜗和半规管的外层。耳蜗基底部有前庭窗、蜗窗和蜗小管内口。蜗小管外口通至蛛网膜下腔,与内耳的外淋巴相通。膜迷路在骨迷路内,两者之间有外淋巴。膜迷路分椭圆囊、球囊、膜半规管及蜗管4部。膜迷路内有内淋巴,内、外淋巴液所含成分不同,外淋巴与脑脊液所含成分基本相同,而内淋巴与细胞内液基本相似。内、外淋巴的钾、钠两种离子浓度不同,对细胞膜的通透性也不同,而产生神经细胞的膜电位。蜗

管为耳蜗内螺旋形膜质管道,其横切面呈三角形,外壁有丰富的血管。上壁为前庭膜,下壁由骨螺旋板增厚的骨膜和基底膜组成。螺旋器(科尔蒂氏器)是将声波由力变为电能的重要器官,位于基底膜上,由感觉细胞(毛细胞)、各种支持细胞、网状膜及覆膜组成。内、外毛细胞是听觉的感受器,与耳蜗神经相连。科尔蒂氏器的毛细胞将冲动传至螺旋神经节的双极神经细胞。位听神经的中枢传导径路,有耳蜗传导径路和前庭传导径路。耳蜗传导径路又分4级神经传导。

人体通过听器官接受外界声波刺激产生的感觉,声波经外耳收集、中耳传导到达内耳,引起听觉感受器的兴奋,经耳蜗神经传至听中枢,经过中枢的分析而产生完整的听知觉。计算声音的物理量是声压和声强。声压系指声波传播时在单位面积上引起的压力改变。声强系单位时间内穿过垂直单位面积上的能量,声强必须超过某一最小值才能引起听觉,这个值称听阈。

一条神经纤维通常与多个毛细胞相联系,听觉通路是非常复杂的,目前已经证明至少包含有左右成对的四级神经元,某些神经元既有同侧的通路也有对侧的通路,神经纤维在听觉系统的每一个阶段逐渐增加,保证声音顺利地到达皮层。听觉在大脑皮层的投射部位在颞叶,听觉皮层上相应地存在着不同声音频率的反应区。

声音的特性

    声音是由物体振动而产生的,某一质点发生的振动将带动周围质点也发生震动,并逐渐向各方向扩展,能产生声音感觉的振动波称音频声波。并不是空气中所有声音人耳都能察觉出来。声音有时确实存在,但因其声压过于微弱,或频率不够高或太高,人耳都不能觉察。这样,入耳能感觉的只是客观存在的声的一部分。这部分声也称可听声。频率过低或过高,以致人耳听不出的声,声学中分别称次声和超声。实测统计表明,人耳—般只能听到频率为2020000Hz的声。次声是20Hz以下的声,超声是20000Hz以上的声。

人耳对听到的声可以分辨出音调高低,这与物理方法所测得频率的高低有直接的关系,但又不完全等同。音调主要是频率的函数,依赖于声压大小和声波波形。人耳对听到的声能很显著地分辨响和不响,这响度与物理量声压密切相关,但又不单纯是声压的函数,还同时依赖于频率和声波波形。所以,对可听声的——些特性,有客观的标准,也有主观的标准。对于更复杂一些的音质,更是如此。可听声以外的次声和超声,与人耳联系较少,一般只用频率、声压等客观量来衡量,它们较多地用于同听觉无关的很广泛的领域,例如:用来探察台风,研究材料点阵振动的某些规律或用于医学检查等等。

有确定高度的声音称乐音。它是物体有规则的振动所产生的,为构成音乐作品的基本素材。如果是无规则的振动而产生的声响,则为噪声。

音乐家以音强、音高、音色作为乐音三大要素。客观上决定任一声音的物理参量是声压、时程和频谱,对乐音而言,声压决定它的强度或响度感觉,频谱决定它的音色。

声波有三个物理特性,频率、强度、纯度,分别决定了人耳的音高、强度和音色的感觉。人对乐音的心理感受,除了响度与声压级的关系、音调与频率的关系、掩蔽效应、声像定位效应等人类的共性之外,还与人的爱好及音乐素养有关。

1.音高

即音的高低。由声波的频率(指每秒钟的振动次数,以赫兹为单位)所决定。一般来说,频率高则音高,频率低则音低。声波的频率区域是无限的,但对于人的听觉器官,则须在1620000Hz之内才能感觉到;超过这个范围,高的称为超声,低的称为次声。人类能感觉到的声波频率范围以外的振动波就其特性而言与声波相似,但并不引起声音的感觉。在生活中,人们就是根据歌唱家发声的频率来分男高音、女高音的。至于音乐上所用的音,则在167000Hz的范围之内;并且它的辨认又和持续的时间有关,例如1000Hz的音,须持续0013秒钟以上,才能将音高分辨出来。

2.音量

    即声音的强弱。物理学上称为强度,它由气压迅速变化的振幅(声压)大小决定。声压的计量单位为微巴。但人耳对强度的主观感觉与客观的强度并不一致,人们将对于强弱的主观感觉称为响度,其计量单位为分贝;它是根据1000Hz的音的不同强度的声压的比值,再取其常用对数值的110而定的。取对数值的原因是由于强度与响度的增加不是呈正比例关系,例如声音在强度大到10倍时,听起来才响了一级(10分贝),强度大到100倍时听起来才响了两级(20分贝)。但这样严格的关系只适用于10001-Iz的音,其他音高的音在响度相同时,实际的强度是与此不同的。一般来说音调的高低与频率的高低相一致,当频率增加一倍时相当于音调增高一个八度音阶。如果频率不变,强度的变化对音调亦有影响,强度增大时,低频音调显得更低,高频音调则更高。感觉上的响度和声波的物理强度相对应,在安静的房间里轻轻谈话大约是20分贝,在1米的距离谈话大约为60分贝,载重汽车的响声大约有100分贝,140分贝已接近人耳朵的痛阈,有伤害的危险。

    3.音色

    音色类似于颜色在视觉中的反应,就是说,我们的耳朵能够辨别出不同物体的声音,即使它们的频率一样,例如二胡、笛子、古琴发同一个音,音色却是各不相同的。不同的乐器或人声器官所发出同一高度的音,仍各有其特色,这种区别就在于它们的音色不同,亦称音品或音质。不同的音色,决定于泛音的数目和它们的相对强度如何。乐器的不同质料和结构形制能产生不同的泛音;甚至同一乐器,各音区产生的泛音也不相同。

4.时值

即音的长度,指发声体振动所延续的时间。在音乐上,人们对相对时值比绝对时值更为注意。自13世纪有量记谱法产生后,相对时值即有明确的记法;绝对时值则由乐曲的速度所决定。19世纪初拍节器发明之后,速度有了具体的计量方法,即用来说明某一音符的绝对时值。但表演家可由自己掌握,有一定程度的伸缩性。

人耳可以区别不同物体的声音,是因为无论是人声还是乐器发出的声音都不是纯音,而是复合音。纯音是含单一频率,同时声压随时间按正弦函数规律变化的声波。复合音是由频率不同,振幅不同和相位不同的正弦波叠加形成。它是一种周期性的振动波。在自然界和日常生活中大多是复合音。在复合音波中频率最低的成分称基音,频率与基音成整倍数的分音叫谐音,二倍或三倍基音的分音分别称二次或三次谐音。一个复合音中谐音的成分越多,音色就越差。   

噪声是由许多频率、强度和相位不同的声音无规则地组合在一起所形成的,这是一种非周期性的振动。

音乐基本要素

当人们把任何一首优美动听的乐曲像分解化合物那样拆成为各种元素时,会发现构成音乐的基本要素是十分简单的,不外乎音的高低、音的长短、音的强弱、音色的差异而已。由这些基本要素互相结合,形成一些常用的形式要素,例如节奏、句法、音程进行、和弦、调式等;由这些形式要素进一步构成一些形态侧面,例如曲调、织体、和声、曲式等。音乐艺术品就是由这样一些侧面综合而成的。音乐的基本要素是简单的,由基本要素所构成的各个侧面的样式形态却是无限丰富的。它们是在人类文化发展的历史过程中逐渐形成和积累起来的,其中不仅有专业音乐家的创造,更有广大人民的创造和积累,从而显现出鲜明的民族性的特点。

1.节奏

在音乐中,节奏是音符运动速度的时间单位形式,是音乐在时间中有规律的流动。有学者认为节奏实际上是音乐进行速度与人体的自然生理现象之间的客观关系。

节奏是一种客观存在于自然和生命本身的东西,两个对立因素有组织、有规律地交替进行就是节奏。白天和黑夜的交替、春夏秋冬的转换,体现的是大自然的节奏;心跳、呼吸、胃肠道蠕动,体现的是人体生物节奏。日出日落,是我们能够感觉到的节奏;原子、电子我们感觉不到,但科学可以证实它们也在按一定的节奏运动。

据儿科专家观察,婴儿较早就能感受到节奏并对它产生反应,母亲怀中来回摇晃和口中随意哼着催眠曲主要是二拍的节奏;一个几个月的孩子就能按一定节奏挥动小手。在音乐形成之初,例如《奋五谷》这类乐舞,曲调都简单朴实,由于它们都与原始舞蹈相结合,推知节奏是主要因素。节奏与劳动的关系紧密,劳动时的号子,就是一种以节奏为主的音乐。

节奏是音乐的基本要素。从最早期、最幼稚、甚至没有明确音高的原始音乐起,直到最复杂、最丰富、含有和声、复调的多声音乐,都离不开节奏。乐音时值的有组织的顺序,是时值各要素——节拍、重音、休止等相互关系的结合。强弱、快慢、松紧是节奏的决定因素。其作用是把乐音组织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以体现某种乐思。节奏与曲调、和声并列,为音乐的三大要素。节奏是音乐中最早出现的要素,原始部落的音乐中除节奏外,几乎没有其他要素。节奏亦可脱离其他要素而独立存在,如中国的锣鼓乐。

在节奏中,实际上包含了音的强弱和长短两种不同的简单基本要素在内。乐曲中往往有一再重复的具有特性的节奏,称为节奏型。节奏的最小单位是节奏型,不同的节奏型有不同的性格和表情,它们好比是音乐生命体上有活力的细胞。

音乐织体不同部分的节奏,形成鲜明的对比,称为复节奏。复调音乐总的说来是复节奏,是相同节拍形成的对比节奏;但目前复节奏一词多指节拍不一致的对比节奏,亦称交错节奏。自浪漫派作曲家起,节奏趋向复杂,20世纪的作曲家更是常用复节奏和多层节奏。某些体裁,如进行曲、舞曲等,其节奏型比较鲜明。爵土音乐或有爵士因素的乐曲,节奏型更有特色,其中应用大量的切分音。某些乐曲的节奏型始终不变,不断重复。

节奏的紧张和松弛是指节奏的长短组合在一起显示着紧张或者放松。节奏逐渐压缩,节奏的密度不断增大,内含紧张,具有一种冲击力量。反过来,节奏的密度较小,则内含放松,具有缓冲的力量。节奏的这些特点与旋律线和速度结合在一起,音乐就更加丰富多彩。旋律线向上进行,速度加快,节奏加紧,形成乐曲的高潮,《十面埋伏》中就是这样以旋律、节奏、速度等勾画出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旋律线向下行进,速度放慢,节奏松弛,则与高潮部分形成对比。在音乐中,这种紧张和松弛大多是逐渐变化的。

节奏对人的影响十分明显。音乐中柔和、缓慢的节奏给人以平静、安全的感觉。例如,手抱婴儿的时候人们不由自主地哼着有节奏的曲调,同时下意识地将婴儿靠在左胸前,因为心脏在这里搏动,这是潜意识中音乐的节奏与人体生理节奏相协调。节奏明朗、坚定会鼓舞身心,军歌、队列歌的节奏都具有这种作用。

前面所说节奏具有冲击力量,如果节奏太强烈,缺乏呼吸间隔,就可能给人带来烦躁和焦虑不安的感觉。例如在长时间摇滚乐、爵士乐的影响下,一般会体会到焦虑、疲乏和不安全感。如果某些节奏不断重复加强,且不受常规的限制,有可能激发人的原始本能,导致一种发泄欲望的、不易控制的破坏性行为,例如那些比心跳快、且不断反复几达疯狂的节奏。

传统音乐中相当——部分乐曲,例如古琴曲,节拍形式都比较自由,在节奏组织上比较松散,不容易用一种固定的节拍贯穿始终,音乐富于伸缩性,或缓,或急,或轻,或重,都是根据感情表达和虚实相涵的意境需要,声随意转,表现音乐深层的内在感情与意念,给人以无限广阔的弦外之音的体验。

2.节拍

乐曲中周期性出现的节奏序列称节拍。一连串的节奏型前后相继,通常由节拍把它们组织起来(散板除外)。节拍是要求重拍周期性地出现、有强弱配置规律的格式,它作为一个潜伏在低音区或隐藏在欣赏者内心中的规律性框架,起组织节奏型的作用。节奏型的多样性和重拍周期的统一性结合在一起,大大加强了音乐的艺术魅力。

    节奏与节拍不同,节奏是总的时间组织,节拍是强弱拍的有规律的重复。节拍只是节奏的——种表达方式,简单的节拍也可构成复杂而多样化的节奏。节拍相同而体裁不同的乐曲,有着不同的节奏。在现代音乐中,脱离节拍型的节奏正在日益增多。音乐一拍一拍的进行,其中有音的长短组合也有音的轻重组合。音的长短是相对的,如某个音的时值是另一个音时值的两倍。各样长短和均匀、不均匀的节拍构成了音乐的千变万化。均匀的节拍又

称作平稳节拍,表现感情的平稳流畅。不均匀划分的节拍与均匀划分的节拍比起来有一种不稳定感,具有一种向前冲击的倾向,这种不平稳节拍为主的节奏称为不平稳节奏,表现一种激动、活跃的情绪。在较慢速度的音乐中,激动情绪不明显,但流动感仍相应增加。音在进行中有轻重的组合。二拍的特点是一强一弱,这种节拍与人的呼吸、心跳的节奏一致,使人感到协调自然,符合人生理上的本能反应,是音乐中最简单却又是最根本的节奏。三拍的特点是强、弱、弱,对人的生理节奏有舒张、延展的作用,所以能让人体会到轻歌曼舞、柔情委婉的意味。

  3.速度与力度

    与节奏、节拍密切联系的是速度和力度。从音乐可以表达什么样的情感内容这个角度来看,速度和力度具有特殊的作用。假如把一首葬礼进行曲用快两倍的速度来演奏,它就不再具有沉痛哀悼的情感内容了;又如把一首乐曲中经过渐强发展、引出凯旋主题的段落,改为渐弱来演奏,它也就会不再具有欢庆凯旋的意味了。这是因为速度的快慢、力度的强弱都有助于表达音乐作品中某种性格和表情。速度的准确和力度的恰如其分,是音乐表演艺术中头等重要的问题。

速度是音乐进行的快慢,与人的生理感觉有密切联系。人的心脏跳动在正常情况下每分钟是6080次,音乐每分钟也进行6080拍,人就感觉很自然、很舒适。音乐每分钟少于60拍,称为慢速,主要包括

壮板(最慢)40

广板二44

慢板(很慢)52

柔板(慢速)56

每分钟6080拍时,人的感觉最舒服,主要包括:

    小广板(稍慢)60

    行板二66

    小行板二69

    中板(中速)88

快速主要包括:

小快板(稍快)108

快板(快速)132

速板二152

速板(很快)160

急板(急速)184

板急(最快)=210

    速度与旋律是结合在一起的,旋律线上升,速度由慢逐渐进至快;旋律线下降,速度逐渐放慢。

    例如《春江花月夜》有十一个小段,一开始是引子,速度较慢J=39;第二段是全曲的主题,速度逐渐加快;到第九段江水激岸,  J=112120成为全曲的至高点;以后开始放松,十一段归舟远去,  J=48。全曲速度紧张、放松与正波浪型的旋律相当。

    与旋律、节奏一样,速度也与人体生理状况有联系,中速多表达平稳、安和的情绪;快速表达欢快的情绪;慢速多显示沉重和忧伤。

=,力度是声音传到内耳、乐音振动幅度的大小变成内耳液压波振动的大小,然后在科蒂氏器的毛细胞中转变为动作电位的数量形式。力度的增减在音乐中产生洪亮或柔和、高亢或低沉的效果。

    力度能造成简单的情绪波动,柔和的声音让人感到亲切友好;速度稍慢、力度逐渐增加会引起听者心情紧张;如果力度减弱就会使情绪、心境趋于平静;反之力度增强情绪反应就加强和高涨。这种现象很像我们平时讲话,激动、兴奋时,讲话就有力,声音就响亮;心境平静、和缓,声音就自然放轻。如果突然变化,例如突然加强,就可能引起诸如吃惊、震惊等情绪反应和生理上应激准备。

    4.旋律

    有这样的说法,旋律是中国传统音乐的灵魂,旋律的定义是若干乐音有组织地进行,表现一定的音乐意义。由节奏组织起来的一系列乐音,在高低方面呈现出有秩序的起伏呼应,就形成了旋律(曲调)。旋律是音乐的各种形态侧面中最重要的,被誉为音乐的灵魂。任何一首脍炙人口的世界名曲,首先是在曲调上有动人心弦的艺术魅力,才能使人喜爱,经久不忘。曲调有不同的类型,一类是吟诵性的,一类是歌唱性的,还有一类是器乐化的。曲调在音高方面的横向组织,可以区别为浅层和深层两个层次:浅层就是音程的进行,即使是缺少音乐修养的人,也能凭听觉直接感受到一串旋律音程的不同样式:上行、下行、级进、大跳、小跳等连缀起来形成的音调;从深层来看,不同音高的音在音乐艺术品中,有支柱音与非支柱音的区别,有静与动的区别,在动的性格中还有支持性与对比性的区别,又有阳刚与阴柔的区别。

    由音高与节奏两方面的横向(继时性)组织综合在一起构成曲调以后,音乐的形态就呈现出一定的乐节、乐句和曲式逻辑。不同的乐句,除了在幅度的长短方面有其规定性外,还在结束音方面有其特征。各个乐句用相同的还是不同的结束音,不同的结束音相互问要求有什么样的音程关系,这些都影响到曲调的表情性格。曲调中相继出现的各个部分的形态样式彼此间的相同与相异,形成逻辑因素,例如最简单的“问答式”句法,进而有“正反合”结构、“起承转合”逻辑模式等等,都是凭听觉直接可辨的。相同或大同小异的音调材料的重复,显示肯定;相异或大异小同的音调材料的并置,显示否定;处于这类逻辑关系中的各个音调材料可以按某种格式加以布置,这样的布局格式就是曲式。   

旋律线。音乐是运动、发展的,这一运动和发展的轨迹就是旋律线。最常见的旋律线大多从较低的音开始,逐渐向上,达到高点后,又逐渐向下,就像波浪。旋律能够表达思想感情。例如,中音区的音调伴以平稳的节奏,体现出乎和慈爱的情绪;较高音区的音调伴以不规整的节奏,情绪显得激烈。

旋律与音程。旋律是波浪式运动发展的曲线,旋律中,两个音之间的距离叫音程,计算音程用度数来表示。音程可以显示出一定的紧张度(拉力),旋律级进音程较小,音之间的紧张度就较小,显得感情比较平静;音程较大,紧张度、拉力就大,就像人跨大步、跳跃一样,显得兴奋、激动。

旋律进行的方向主要有上行和下行。上行时常会有一种紧张度,表示一种向上的情绪,下行时则显得自然放松,像《跑马溜溜的山上》,里面的乐句显得悠然放松,令人回味。传统音乐的旋律具有自由引申、自由舒展的特点,有时甚至是随兴而至,句段环环紧扣,首尾相连、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浑然一体,给人以巨大的美感享受。

旋律与调式、调性。音乐的调式是以音阶的各个音为主音,按高低次序排列而成。传统音乐以五声性旋律为主,辨明它,也比较容易。首先找出这段旋律的主音,它在旋律中经常出现,尤其是出现在旋律结尾处,并有上方五度音和下方五度音的支持。例如说宫是旋律的主音,doremis01a都围绕d。运动,为宫调式。

doremespoa(do)(宫调式)

remes01ado(re)(商调式)

mesoladore(me)(角调式)

soareme(so)(徵调式)

1adosoreme(1a)(羽调式)

  辨明一段音乐的调式,不仅因为乐句、乐段、旋律、和声等与它有关,而且因为在中医音乐疗法中,不同的体质、病症常是有目的地对其进行选择。

  不同的调式音乐色彩有差异,大、小调亦是这样,大调色彩明亮、小调色彩幽暗。

  5.音色

  音色是不同人声、不同乐器的音及它们之间相应组合的音响旆色,也就是音的色彩。每一种乐器都有自己的独特的音色。人时音色的辨别力是天生的,任何人都能分辨出音色,是音乐形态中直接作用于人类听觉器官的、最为感性的要素。人类只是到了近代才学会从物理学的角度,用声谱分析的方法来描述每一种音色的构成。仅凭听觉的直感分辨各种音色以及它们的表情性能,是古代音乐家们早已具备的本领。音乐的表演艺术,无论是声乐还是器乐,都在追求美好音色上花费了大量功夫。表现在人为歌唱中的音色,是最为丰富和多彩的。除了男高音、女高音、男低音、女低音等不同的声型分类外,每—个歌唱家的发声都具有各自不同的音色特质。在器乐领域,每一种乐器,都给人类带来不同的美好和纯净的音色感受,各种民族乐器所特有的音色常常唤起本民族人民特殊的情感共鸣,带来特别亲切的精神交流,这是音色手段具有的特殊审美价值。

音色对人的启发力极大,而人类对音乐中这种特性难以形容,只能借用视觉感受的“色彩”来表示。每种乐器各自的音乐给人感受不同,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更显得绚丽多彩。

传统音乐中的乐器,大致可分为:

拉弦乐器:高胡、二胡、板胡等。

高胡音声明朗清澈,既能演奏抒情优美的片断,也能演奏活泼跳跃的旋律。二胡的表现力极为丰富,强弱变化自然,富有歌唱性,意境宽广,具有极强的诱导力,左右人的感情,有人认为它对记忆力的作用尤其明显,能诱导人产生各种回忆。中胡,音色较为广阔,饱满,深厚。板胡音色豪放而热情,富于民间生活气息,宜于表现热烈气氛或欢快、泼辣奔放的情绪。

吹奏乐器:笛、唢呐、箫、笙等。

笛子往往因它快速的音阶造成乐曲的热烈气氛和高潮,使乐曲变得更加华丽多彩。唢呐的音色具有地方色彩,多表现欢庆热烈的情绪。箫的音量强弱变化不大,音乐清幽恬静,善于演奏如泣如诉的旋律。琴箫合奏、笙箫合奏、箫与二胡合奏,都深沉而富于表情,楚楚动人。笙能使不同类型的高音和低音乐器的音乐融合在一起。

弹拨乐器常见的有琵琶、三弦、阮、扬琴、筝、古琴等。

琵琶低音区音色浓厚,高音区音色清脆、坚实。白居易曾形容道“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琵琶行》)。三弦、阮的音色均柔和,表现力强。筝的音色淡雅秀丽,优美悦耳,擅长表现微风吹拂,碧波荡漾,流水潺潺的景色。占琴音色独特,清静淡远,超尘飘逸。其他如打击乐、钟、磬、鼓、锣等,都有惊人的表现力。

 旋律和音色结合在—起,形成乐曲强大的魅力。例如古典乐曲《楚汉》,这是优美的旋律和琵琶,有项王自刎卢,“余骑蹂践争项王声”,故而“使闻者始而奋”,特有的音乐形成—种出色写照:

    “当其两军决战时,声动天地,屋瓦如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声、弩声、人马辟声、易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的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至乌江,继而恐,终而涕泪之无所从”(《叫照义堂集·汤琵琶传》)。乐曲产生的效果与琵琶的音色大有关系。

    有些人认为,音色是实在的东西,从物理角度上说,人眼所感受到的颜色是由一定比值的波长和频率组成的光波射人人眼引起的。同样,由一定比值的振幅和频率组成的声波进入听觉系统,在中枢也引起一定的色觉。不同声波产生不同音色。和声、织体、调性的变化也可以造成明暗、深浅、疏密、浓淡的色调变化。

6.和声   

和声是音乐的又一重要形态侧面,它的素材是音高之间的纵向(同时性)组织,在纵向组织基础上形成更高等级的横向组织(和声进行)。和声是丰富旋律的一种手段,同样的旋律配制不同的和弦,可以改变音乐的稳定程度的紧张度,使旋律具有色彩。传统和声的和弦是由三度叠置而成,三和弦的三个音,一个是根音,一个是三度音,一个是五度音,主要是大三和弦和小三和弦,各音之间都是协和的,这是和声体系中基本的和弦。大三和弦根音与三音是大三度,小三和弦的根音与三音是小三度,前者色调明亮,后者色调幽暗。在一些古老的民族中,可以发现各具特色的民间合唱,如中国的侗族、壮族、瑶族,都有多声部民歌在流传,几条旋律线按某种音程关系作纵向的结合,形成和声效果。但是朴素的民间合唱仅仅凭习惯选择了和声手段中的一小部分;至于把和声手段作为一个独立的形态侧面来开发它的表情力量,在掌握规律的基础上运用自如,则是到近代才发展起来的。

    当音乐形态从单声部发展到多声部以后,在形成和声手段的同时,也形成了织体手段。如果同时演唱演奏的是几条各有自己独立个性的曲调,就形成复调性织体。如果几个声部中只有一个具有独立个性,其余的都是为烘托它而结合成各种和弦的,就形成主调性织体。主调织体是一个大类,在它下面,还可以由于陪伴声部的厚薄、节奏、音型的不同,以及它们与主旋律声部在音区与节奏上的不同关系而形成许多织体小类。各种织体都有自己的表情性能。和声是多声部音乐中各声部结合的基础,在音乐形象、旋律感情中发挥重要作用。

 

[本文共有 2 页,当前是第 1 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篇文章: 传统音乐治疗理论
下篇文章: 用声音排除体内压力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阅读排行
专题列表

仿网站仿模板
  • 联系我们 - 网站简介 - 网站首页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子午流注音乐治疗网 2010-2015 www.zwlzw.com
  • 冀ICP备11010704号
    基于Asp Cms架构 网站模板